生活愈發“艱難”的英國千禧一代
發布時間: 2019-09-23 瀏覽次數: 10

關鍵詞:消費降級;房產市場;政府福利

英國決議基金會有不少報告都指出英國20歲左右的年輕人生活似乎并不像人們想象的那樣奢侈無度,甚至比起靠退休金度日的老年人還要更加簡樸。這些年輕人不怎么喜歡去高級餐廳吃飯,叫外賣,也不太愿意養寵物,聽音樂會,或者看電影,他們在酒精,煙草,奢侈品等娛樂活動上的消費減少了,而在房屋租賃,食物及汽車燃油購買等必需品上的消費卻增加了。相比起來,那些65歲以上的老年人的消費發展趨勢卻恰恰相反,他們現在幾乎每周都愿意多花費42英鎊在娛樂活動上,甚至比以前更愿意喝酒抽煙。這種僅僅出現在年輕群體中的消費降級引起了經濟學家們的注意,他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讓千禧一代的年輕人們出現這種與他們“浪蕩”形象完全不同的行為。





  1. 房產市場的“擠壓”

在調查中,英國決議基金會根據英國人消費結構情況將其統計方向劃分為房產消費和非房產消費兩個方面,畢竟從統計結果看,英國年輕人在所有的必需品消費中,花在房產租賃方面的錢財不僅總數最多,其增長速度也最快,遠超其他必需品。但同時統計結果也顯示英國65歲以上的老年人在這一塊不僅幾乎沒有任何開支,甚至還有不菲的收入。這一情況從數據角度證實了房產市場確實在這場僅出現在英國年輕人中的消費降級浪潮起到了相當關鍵的作用。那么房產市場究竟是如何促使英國年輕人消費降級的呢?

決議基金會的報告顯示英國只有37%的年輕人能夠在29歲及之前購買屬于自己的房屋,而出生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中老年人這個比例卻達到了50%,大部分沒有購買房產的年輕人在這樣的環境下只能選擇租住房屋。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前,英國的房產租賃市場相當繁榮,價格也一路飆升,而在危機爆發之后,雖然這種租金的飛速上漲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抑制,但房屋租金在租房人數的巨大基數加持下卻并沒有下降。更讓人擔憂的是,由于許多年輕人在遭到金融危機的沖擊后工資減少,離購房的目標越來越遠,英國城市中租房人數就變得更多,這導致英國房屋租賃市場依然不見絲毫頹勢,租金價格甚至保持穩步上漲。房屋租金方面的支出對英國年輕人其他方面支出的擠壓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嚴重,甚至影響到了他們最基本的生活質量。不僅如此,在這些年輕人因租房問題而苦惱的同時,因時代紅利而坐擁一套或者多套房產的老年人不僅不用為租金憂愁,甚至可以通過自己的額外房產牟利,讓自己的生活質量更好。

注意到了這一情況的英國政府正在設法通過改變政策來降低已有一套或者多套房產的人享有的稅收減免,從而使房產市場更加公平,但這一政策卻又促使損失了部分稅收減免優惠的“包租婆包租公”們要通過提高租金來填補這一損失,給本就生活不易的租房者們帶來了更多麻煩。面對利益,政府在稅收方面動的腦筋,想要讓年輕人能夠更加輕易地購房的努力似乎都顯得有些杯水車薪,甚至起到了相反的效果。



  1. 政府福利的傾斜

除卻消費結構方面的問題,政府福利的傾斜也是促使英國年輕人消費降級的一個重大原因。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之后,英國政府因為財政壓力導致其能夠支配的福利資金大幅縮水。同時,英國國家基本養老金支付情況的預測表顯示盡管英國的國家基本養老金數額不斷上漲,但國內的平均工資增長不管是增長速度還是增長數量都比不上養老金,這就表示即使英國養老金的數額在上漲,但其本身的替代率在下降,英國政府逐漸開始無法承擔像以前那樣多的國民養老責任。

面對這種情況,英國政府毫不意外地選擇了暫時犧牲年輕勞動力的利益來“拆東墻補西墻”。其處理方法之一是進一步宣傳個人養老責任,即是說英國政府更多地向人們傳達出政府不再“為人民提供‘從搖籃到墳墓’的保障,人民需要進行儲蓄來保障自己未來的養老”這樣的信息。在這種宣傳攻勢下,年輕人在進行娛樂活動方面的消費時自然會有所顧慮。不僅如此,2013年開始英國宣布要進行單層養老金改革,旨在通過提高領取養老金的年齡來限制政府在養老金方面的花銷同時政府還強調權利和義務的對等,督促年輕人如果想要在未來享受足以維持體面生活的養老金,就得從現在開始參與不同種類的養老計劃,在退休前繳納足夠的養老基金且積累足夠的繳納年份。

政府在福利政策方面的改革很明顯傾向于已經可以領到退休金的英國老年人,因此英國老年人并不會因政府的財政問題而受到什么實質性的影響,甚至可以說仍然在享受上個世紀的財政紅利,但年輕人就不同了,年輕人不僅因為英國政府的“變卦”而惶惶不安,以至于為了存錢而不得不節省開支,在僅有且并不算多的可支配錢財中也要分出以前用不著分出的一部分來繳納養老基金。

當然除了養老金危機之外,給英國年輕人造成的影響的還有政府在金融危機后大幅削減成員年輕力壯的工薪家庭所能享受到的福利等行為。在這樣的多重夾擊之下,指望英國年輕人具備強勁的消費能力和較高的消費水平的確不切實際。



  1. 總結

英國年輕群體中的消費降級并不是一個小問題,繼續發展下去,會對英國國內消費狀況產生不良影響,甚至有可能造成英國國內需求的大幅降低,損害英國經濟結構。在面對“硬脫歐”時,國內需求尤為重要,甚至可以作為核心支柱幫助英國渡過脫歐后的國際貿易混亂時期。正好前些日子由于首相特蕾莎·梅的辭職,英國正在進行下一任領導者的選舉,對于這些候選人們來說,幫助年輕人解決由于房產擠壓和福利傾斜造成的消費降級問題不僅可以提高年輕人的生活質量,贏得他們手中的選票,還可以為應對“硬脫歐”帶來的負面效應提前做好緩沖準備。



作者:李征宇



中心新聞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