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愛爾蘭暴動加劇的背后:代議制的危機與民主轉型
發布時間: 2019-09-23 瀏覽次數: 10

關鍵詞:平民主義;代議制;民主轉型

在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如火如荼地推動著英國脫歐進程的發展時,英國國內卻并非一片風平浪靜,除卻議會內部愈演愈烈的分歧,新聞界對首相此起彼伏的批評,英國在蘇格蘭和北愛爾蘭爆發的主權危機也格外引人注目。自20194月女記者Lyra Mckee在倫敦德里的騷亂中不幸中槍身亡之后,北愛爾蘭不僅沒有停止騷亂,其騷亂程度反而越來越嚴重,許多人甚至開始尋求更為激烈的抗議方式,比如制作并投放汽油彈等。近日,北愛爾蘭的許多警察不僅不斷地在執行反恐搜查任務的過程中繳獲汽油彈等危險武器,逮捕可疑人員,甚至在執行某些任務的過程中遭到了襲擊。除卻個人的激進行為,北愛爾蘭警察總局(PSNI)在調查中還發現,一些組織已策劃了數起針對地方警察局辦事處的恐怖襲擊事件,并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恐怖襲擊已經從地下悄悄地來到了明面上,數量頗多的年輕人有時候會直接聚集在大街上,沖著趕來維持秩序的警察投擲汽油彈和其他武器,在這些沖突中,雙方各有傷員。

北愛爾蘭激進分子們的不滿主要來自于約翰遜陣營在脫歐方面的傲慢,許多人認為那些積極推動“硬脫歐”的政客們根本不關心在脫歐之后可能會出現的北愛邊境問題,只是為了個人政治利益將北愛爾蘭的未來當作談判桌上的籌碼。除此之外,他們還表示政客們不顧北愛爾蘭人民的真實想法,在北愛不斷散布仇歐,仇外的行為是一種政治操縱。而在這樣的政治操縱中,北愛爾蘭人民如果屈服,最終的結果就只能成為“無協議脫歐”的替罪羊。

很明顯,約翰遜陣營在推進“硬脫歐”過程中所采取的一系列強硬手段已經讓習慣于以民主服人的英國感受到了許久未見的壓迫感,而在這樣的壓迫之下,意見得不到重視,無法有效通過民主手段滿足訴求的北愛爾蘭民眾也有一部分選擇了暫時放下民主,將暴力作為實現自己政治目的的首要選擇。此時此刻因民主制度而成為首相的鮑里斯·約翰遜和曾經因民主而放下武器的北愛爾蘭民眾似乎都不約而同地走上了民主的岔路——新威權主義和平民主義。然而我們知道,新威權主義的背后也是脫離控制的平民主義,那么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問題就是:推動約翰遜掌權的平民主義與北愛爾蘭對抗英國政府的平民主義是否是同一種平民主義?



  1. 平民主義的不同內涵

根據之前的研究,我們能夠得知約翰遜背后的平民主義來自于新自由主義困境中的反向運動,反向運動本身是一種自然出現的理性修復結果,然而卻表現出了政治倒退的特征,從這個方面看,北愛爾蘭出現平民主義的原因自然也跟新自由主義的困境脫不了干系,也就是說,約翰遜背后的平民主義和北愛爾蘭激進運動背后的平民主義都有一個共同的根源——經濟。不僅如此,這二者雖然表面上針鋒相對,但其針鋒相對的方式卻又相當類似,比如支持“硬脫歐”的英國選民任由仇外情緒主宰自己,而同時北愛爾蘭的激進分子也聽不進與自己理念相悖的觀點,不理智的表現方式是他們的另一個共同點。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分析,就會發現這兩種平民主義其實并非完全相同。

首先,約翰遜背后的平民主義來自一種因為社會分裂而產生的恐慌,而這種恐慌被許多政客加以利用之后,就成了能夠加以操縱以實現自己政治目的的手段。在這樣的情況下,民眾并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如何去解決經濟問題并不是他們需要關心的,他們最關心的只有如何讓那些“搶走自己工作機會”的歐盟其他國家務工者離開,如何給那些“壓榨自己”的跨國資本一點顏色瞧瞧,于是他們將手中的權力移交給了看似能夠幫他們“出口惡氣”同時帶他們“重返舊日繁榮”的政客手中。然而就光從對權力本身的態度來看,北愛爾蘭人民如此激進的原因和支持“硬脫歐”的人們就完全不同。在脫歐公投中,他們的聲音被淹沒在了支持“硬脫歐”的人群之中,而在英國政府推進脫歐的進程中,他們的訴求也一次又一次地被忽略,鮑里斯·約翰遜種種不容商議的舉措更進一步加深了他們的這種感受,于是他們無法在“看不見的人”這個位置上繼續久坐,而選擇了用相當激進的方式來奪回屬于自己的權力。除此之外,在北愛爾蘭眾多抗議聲音之中,也一直有人認為基于北愛爾蘭的經濟模式,脫離歐盟是顯而易見的不明智,即便全球化也給他們帶來了社會分裂等問題,但他們也仍然沒有因此而恐懼全球化。



  1. 代議制弊端盡顯

代議制“是以議會為國家政治活動中心,由少數代表通過討論或辯論進行主要立法和行政決策的政治制度和政權組織形式”,起初是為了替代相對來說效率較為低下的直接民主而產生的,也是當今世界幾乎所有的民主國家所采取的民主方式。雖然在大眾看來目前代議制是最行之有效的民主理政手段,但這卻不能掩蓋代議制本身并非“所有人的民主”這一基本事實。首先我們需要明白的是選舉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既然是戰爭,就必定有勝負,而選舉的輸贏同時也意味著一定有一部分人的訴求無法得到百分百的滿足。其次比較政治學家亞當·舍沃斯基(Adam Przeworski)曾提到一個觀點,稱“大多數人在輸得不那么慘的情況下才會選擇尊重選舉結果”,很顯然,北愛爾蘭留歐派在面對約翰遜時并不適用于“輸得不那么慘”的情況。在這樣的背景下,留歐派們很難不覺得怒火中燒,認為自己被剝奪了政治話語權,從而產生對政府本身的懷疑,最后陷入平民主義。

但這又產生了另一個疑惑,即作為代議制規則中的“勝者”——支持約翰遜的脫歐黨們,又是否真的從代議制中撈到了好處呢?關于這個問題,答案是很曖昧的。因為在代議制中,能掌握政治話語權的幾乎沒什么意外都是手握一定財富,擁有一定社會地位的“有產階級”,除卻為了選票而不得不進行的“政治表演”,這些人中有多少能夠理解站在自己陣營的“無產階級”(或“低產階級”)的想法實在值得人深思。

政治極化就在由“失敗者”的羞憤和“勝利者”盲目的狂歡交織而成的情緒政治中愈演愈烈,持有不同看法的人越來越不愿意了解對方的意見,他們互不交流,甚至害怕和彼此交流,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部分人都只沉浸在自己的觀點中越陷越深,其也許本來就有些偏頗的理念就更加極端。最后少有人去思考如何平衡不同的政策偏好,更勿論去跟與自己政策偏好不同的人商討出合理的解決辦法。這一現象導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理智的重要性逐漸流失,在變革到來之時,各種缺乏理性的“革命”聲音雖然分貝很大,但卻不足以引導變革走向真正的進步和發展。代議制民主走到現今,終于不可避免地成為了“站隊的游戲”。



  1. 民主轉型?

針對這樣的事實,已有專家學者們紛紛表示第三次民主轉型的時期或許已經到來,代議制的危機充分表明光靠“大多數人的民主”或許沒有辦法真正解決某些根深蒂固的社會問題,甚至會催化平民主義,甚至引發平民主義的大爆發。在我們思考這個問題之前,讓我們把目光放回平民主義本身,誠然目前大多數平民主義都表現出煽動,盲目甚至是暴力,但其真的就一無是處嗎?答案是否定的。在前面我們分析平民主義時,曾提到約翰遜背后的平民主義與北愛爾蘭平民主義雖然表現方式都不算理智,但相比起來北愛爾蘭平民主義者有著較為明顯的非倒退運動特質(倒退運動:新自由主義困境出現時社會為了對其帶來的不良影響進行修正而產生的負面反向運動),譬如他們明了全球化會帶來勞動力競爭,社會貧富割裂,卻并不會因此而抵制全球化,反而積極謀求在全球化中推動經濟發展。

綜上所述,從北愛爾蘭暴動加劇這一現象中,我們不僅應當看到代議制危機,還應當看到這種危機背后社會“呼喚”民主轉型的訊號,并且我們也不應當片面地把平民主義當做危害社會穩定的洪水猛獸,即便目前平民主義很多時候都展現出一種非理性的狂熱,但其內在并非沒有值得思索的合理和進步之處,甚至可以說,因為平民主義并不是只有倒退運動一種,我們也許還能從倒退運動之外的平民主義中探索到民主轉型的突破點。



作者:李征宇



中心新聞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