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里斯·約翰遜,英國的“政治強人”?
發布時間: 2019-09-23 瀏覽次數: 10

關鍵詞:鮑里斯·約翰遜;脫歐;政治強人

時至今日,英國脫歐似乎進入了一個死循環,過程錯綜復雜,曲折離奇。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始料未及,卡梅倫深知脫歐絕非易事,哼著曲子告別了唐寧街10號;緊接著意氣風發的特蕾莎·梅上臺收拾脫歐“爛攤子”,揚言將帶領英國完成脫歐事務。但是梅的“熱血”終是被議會抽干了,脫歐協議在議會投票中三次慘敗,最后遭黨內“逼宮”被迫含淚辭職;英國首相接力棒最終落入鮑里斯·約翰遜手中。這位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外表有著相似特征的英國首相,竟是政治風格也與他有著相似之處。

近年來“強人政治”風起云涌,從俄羅斯的普京、巴西的雅伊爾·博爾索納羅到菲律賓的羅德里格·杜特爾特手段都頗為強硬。即便是美國這樣一個經常打著“民主”旗號在國際舞臺上呼風喚雨的國家,照樣選出了特朗普這般標榜反體制,反精英的“政治強人”。概括來講,這些“政治強人”都包含如下主要特征:挑戰常規或法律; 如下屬不忠,則要馬上解雇他們;為了取悅支持者經常發表“政治不正確”的種族或性別言論。他們聲稱自己是民意代表者,反對腐敗和脫離群眾的政治階層。

英國社會中的不少精英曾表示“強人政治”只可能出現在俄羅斯、巴西甚至美國等國,而不會在英國。但事實似乎并非如此,雖然新任首相鮑里斯·約翰遜自稱為善良、親切、有學識、自由之輩,但是他為了實現競選承諾——不論是否有脫歐協議,都會確保英國于1031日如期脫歐,與議會“斗智斗勇”的舉動為其蒙上了“政治強人”的色彩。



一、鮑里斯·約翰遜的“政治強人”特征

其一,挑戰常規或法律。為了阻止新法案在議會投票中通過,約翰遜曾不惜代價利用一切能用手段進行阻撓,包括想要挫敗法案在非經過選舉產生的議會上議院通過。

另外,或許是為了減少其脫歐路上的障礙,約翰遜主導的英國政府要求女王下令關閉議會。最后經得女王的同意,英國議會于201999日起關閉進入為期約23日的休會期。約翰遜聲稱議會休會合乎英國法律,目的是為了給女王演講讓路。確實,按照英國傳統慣例,女王的演講通常每年會舉行一次,議會在女王演講之前處于休會狀態。女王演講將闡述政府的立法議程,作為新議會會議開始的標志。議會休會的時間從來不是固定的:2014年議會關閉了13天,2016年僅關閉了4天。鑒于英國脫歐危機的長期性,特蕾莎·梅也曾使議會會議時間延長。雖說如此,約翰遜這次要求的議會休會時間是英國自1945年以來最長的一次休會期,這有違常規之舉背后顯然絕非是為女王演講讓路這么簡單。

針對此舉,英國議會下議院議長約翰·貝爾考強烈反對,他稱此舉違反民主程序,并侵犯議員們的權利。為了避免讓約翰·貝爾考阻止其脫歐計劃,約翰遜團隊現在正在尋求打破允許下議院議長競選議會席位的慣例。再有,約翰遜想要利用歐盟主要成員國不愿讓英國繼續延期脫歐的心態,給歐盟寫兩封具有矛盾性質的信函來使得歐盟拒絕英國延期脫歐的請求也存在違法傾向。

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約翰遜曾高度贊揚代議制,認為議會民主使得英國免于淪落為專制統治。他曾引用了他的偶像英國前首相溫斯頓·丘吉爾關于下議院的表述:“這個小地方正是我們與德國的不同所在。因為議會,我們方才走向了成功;而德國正是由于缺少了議會,其卓越的政治效率使她陷入了災難的泥淖。”而如今,他卻與議會爭鋒相對,一反常態。

其二,如下屬不忠,則要馬上解雇他們。201993日,英國議會以328票支持、301票反對,通過了由議會主導英國脫歐進程的議案,給約翰遜當頭一棒。此次投票失敗主要原因歸咎于保守黨前內閣大臣菲利普·哈蒙德和戴維·高克等21名議員的叛變。面對他們的不忠,約翰遜直接將他們從保守黨內驅逐出去。約翰遜也暗示過不會向議會屈服,答應英國脫歐延期的要求,即便代價是違反法律。而且他表示一旦能夠順利舉行大選,必定扮演民意捍衛者的角色來與議會對抗到底。

毋庸置疑,約翰遜的“政治強人”風格多少是受到其軍師多米尼克·卡明斯的影響。此人對結束德國分裂、完成德意志統一的政治領袖奧托··俾斯麥推崇備至,而人稱“鐵血宰相”的俾斯麥正是以蔑視議會制而聞名,這不難看出為何約翰遜對于議會的態度會有所動搖。此外,卡明斯屬于堅定的脫歐派,2015年曾擔任英國脫歐運動的領袖,其獨創的脫歐口號“奪回控制權”(“Take Back Control”)和聲稱英國每周向布魯塞爾輸送3.5億歐元(合4.24億美元)的說法備受矚目,對英國民眾在公投中支持脫歐起到了極大的煽動作用。2019724日,卡明斯被任命為約翰遜的高級顧問。果然一旦陶醉于“政治強人”的英雄崇拜之中,政治手段也會變得相當“鐵腕”。831日剛擔任首相軍師不久,根據英國《衛報》的報道,卡明斯便在未經現任英國財政大臣薩吉德·賈維德允許的情況下,解雇了他的一名助手索尼婭·汗,事后也并沒有告知他此事并作解釋。



二、鮑里斯·約翰遜“政治強人”背后的民粹主義

為何新任首相約翰政治風格如此強硬?約翰遜的競選宣言揚言要帶領英國于1031日之前成功脫歐,鑒于時間緊迫和障礙重重,其強硬也不無道理。但是約翰遜底氣強硬的背后似乎更多是拿“民意”作為支撐,把自己當作“人民意志”的化身。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政治強人利用民粹主義思潮贏得選舉,獲得國家最高權力,導致對傳統民主政治造成了一定的沖擊。雖然約翰遜當選英國首相并非通過大選,而是由黨內民主選舉產生,但是其強硬政治的背后少不了是利用“民意”作為武器。首先,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最終結果為支持脫歐投票占總投票數52%,支持留歐占48%,多數人支持脫歐。約翰遜團隊的策略便是將公投作為體現民主的唯一真正做法,而將所有隨后有關權利的辯論和關注都視為憤世嫉俗的表現和反脫歐的詭計。利用公投結果,極端強調脫歐是平民群眾的價值和理想,以此作為與議會作斗爭的合法性的最終來源。

當然,值得思考的是,英國普通民眾是真正了解脫歐所帶來的一系列后果嗎?他們或許壓根不了解脫歐能否真正給他們帶來益處,無論是工作機會增加還是生活水平的提高,他們可能只是認為如卡明斯所言脫歐可以讓英國奪回自己的控制權。這些似乎已經不在政治家們的考慮范圍之內。政治變成了競技游戲。如果舉行大選,約翰遜團隊也可能不會以支持“文化自由主義”等作為有利的競選武器,而是在與普通民眾日常生活更加密切的法律和秩序、移民和“文化戰爭”問題上下功夫。

另外,Hansard Society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表明,超過一半(54%)的英國人認為“英國需要一個敢于違反權威的強大領導者”,只有23%的人不同意這種看法(圖1);英國大部分地區似乎已做好準備進行較為激進的政治改革,因為近3/4人認為英國的政治治理模式需要“相當多”或“大量”改善(圖2)。梅上臺處理脫歐事宜許久,但英國仍舊深陷脫歐僵局,多數英國普通民眾似乎認為只有強大的領袖才能需要“拯救”英國于脫歐水深火熱之中。所以,根據民眾意向,約翰遜的強人形象還是有根可循的。

1

2



三、英國是否能夠抵擋得住“強人政治”?

 “強人政治”與民主背道而馳,英國能否捍衛民主的旗幟?歷史似乎驚人般地重演,如特蕾莎·梅一樣,約翰遜也在議會下議院投票中慘遭三次失敗。從由議會主導英國脫歐進程的議案通過,阻止無協議脫歐的法案正式形成法律,再到其關于提前在1015日舉行大選來打破僵局(如果保守黨議員不支持他,首相之位可能落入到工黨領袖科爾賓手中)的議案在下議院只獲得293贊成票,與所需的三分之二贊成票(即434票)相差甚遠,約翰遜似乎在議會面前輸得一敗涂地。約翰遜在議會下議院屢次受挫的狀況足以證明英國的政治體制有一定的能力,以及政治家也有足夠的勇氣與“政治強人”進行對抗。

但是僅僅憑借約翰遜和卡明斯目前陷入的窘況就斷定“強人政治”在英國站不住腳的話,仍為時尚早。約翰遜和卡明斯兩人很可能繼續打破常規甚至違法,因為他們深諳選民的心思,知道大多數選民并非真正關心英國政治程序,而且議會在他們心中并非有著重要的權威。如果大選得以舉行,卡明斯必將把約翰遜包裝為尊重民眾意愿,信任民眾,能帶領英國順利解決脫歐事宜的強大領袖。


作者:韋伶鈴


中心新聞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