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學校:英國基礎教育系統的“萬能補丁”?
發布時間: 2019-09-28 瀏覽次數: 10

關鍵詞英國;基礎教育;自由學校

 Free School (自由學校)是英國一種提供基礎教育的學校,由保守黨引入英國基礎教育系統,旨在幫助不斷下滑的英國基礎教育重新回到世界前列。自由學校也可以算作“免費”學校,不收學費,受政府資助。但由于該類學校是由家長、老師、企業、組織、大學等向教育部申請經費建立,為響應地方或組織要求而建,所以具有較高的自由性,并且不受地方政府的直接管轄,不受國家課程標準的約束,可以自由招募教職員工,甚至可以改變教學日程。支持者們相信,自由學校會通過彌補缺漏和促進學校競爭等形式助力英國基礎教育水平的整體提高。盡管近幾年自由學校取得的成績的確令人矚目(如在Key Stage 1自由小學的成績在所有學校種類中最優;在Ofsted評級上,自由學校比其他種類基礎教育學校被評為“優異”的可能性高出50%;雖然數量少,但Progress 8評價系統的前10位就有4所自由學校等等),自由學校在本質上作為“補缺”學校,似乎被當成了英國現階段基礎教育系統的一塊“補丁”,也被保守黨和很多社會支持者當作解決一系列教育問題的最優解決方案之一。

Progress 8評價系統的前10位中就有4所自由學校)



基礎教育階段學位緊缺,自由學校提供新的擇校選擇

未來的五年內,英國將有成千上萬的學生無法獲得中學學習的資格,而到2023年,英格蘭各地方政府都將面臨嚴重的基礎教育階段學位“供不應求”的問題。據地方政府協會(Local Government Association)的統計,超過一半的地方政府無法滿足十幾萬的中學學位需求,甚至一些地方在明年就會遇到學位緊缺的情況。自由學校作為應需求而生的學校,自然在一定程度上能幫助彌補這種空缺。New Schools Network的數據和調查顯示,英國家庭對自由學校的認可度還是相當高的。顯然,相較于將孩子送進一所Ofsted評級較低甚至處于關閉邊緣的地方學校,把孩子送進雖然新成立但教學自由度、課程創新程度較高的自由學校更具有吸引力。除此之外,自由學校更加自由和靈活的條件對于教師的吸引力也在很大程度上幫助解決了師資短缺的問題。



基礎階段藝術教育面臨困境,自由學校或可幫助解決

英國的藝術教育一直走在世界前列,但近年來,資金短缺導致了基礎教育階段藝術教育質量的不斷下滑。據BBC2018)的一項調查顯示,幾乎90%的學校在至少一門藝術創意課程上或減少了課時,或削減了教師、教學設備數量。一些大型藝術機構眼見學習音樂或美術的學生越來越少卻一籌莫展。即使他們有相關的教育部門可以與地方基礎學校合作,卻也收效甚微。

自由學校為基礎階段藝術教育提供了嶄新的發展路徑。伯明翰城市交響樂團(CBSO)以培養年輕指揮家著稱,在2021年,該樂團將通過合作建立自由學校將音樂教育帶給基礎教育階段的孩子們并以此發掘和培養基層人才。這所自由學校將設立在英國最為落后的地區之一:西米德蘭茲郡,而通常情況下在這類地方毫無優質基礎藝術教育可言。這所自由學校的建立將為來自不同背景的學生免費提供不亞于私立學校水平的音樂教育,并借此機會為音樂事業挖掘更多人才。CBSO還頗有野心地希望通過這所自由學校證明,保障較高級藝術教育的基礎教育學校取得的成績不會亞于忽視藝術教育強調主要學科成績的學校,以期改變人們對于藝術教育的看法。

《泰晤士報》的藝術專欄作者Richard Morrsion表示,他希望CBSO的這次嘗試能帶動更多藝術團體通過合作或獨立申請建立自由學校的方式更好地幫助建設藝術教育(包括普及和專業教育)平臺。對于政府而言,批準更多類似學校的申請才能讓藝術組織和團體在建立基礎階段的藝術教育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真正做到“公平地讓每個渴望學習藝術的孩子得到充足且優質的學習”。



 “問題學生”難以重回校園,自由學校可以提供再教育機會

今年9月,英國教育大臣Gavin Williamson向媒體宣稱,學校不應在驅逐“問題學生”上畏手畏腳,而自由學校則應擔當起“問題學生”再教育的主要任務。他認為,近幾年自由學校完全作為基礎教育系統的“補充”存在,而現在,自由學校則應該努力向AP學校發展。AP學校指的是為那些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在主流學校接受教育但又不符合特殊學校招生要求的學生準備的教育場所,基本上是那些被主流學校退學的“問題學生”。

 Gavin Williamson認為,標榜自由和創新的自由學校正是幫助“問題學生”重回正常生活,免于被排除在教育體系之外的最理想選擇。現階段英國的507所自由學校中僅有不到50所是為這類“問題學生”開放的,而自2017年起沒有一所這類自由學校被批準設立。面臨逐漸增多的被排除于主流學校之外的學生和越來越低齡化的街頭暴力,這些“問題青年”能否在關鍵的青少年時期(小學高年級到中學這一階段)接受正確的教育引領對于教育部門和整個英國社會來說尤為重要。利物浦的Everton Free School在這一方面的成功實踐也讓很多家長和教育從業者看到了希望,這所唯一的由足球俱樂部管理的學校幫助了132名被主流學校永久開除的14-16歲青少年。盡管學校里每名學生的花費比普通學生高出一倍多,但安置好這些曾經的“問題學生”可以為整個社會帶來巨大的益處:據Public Policy Research估計,就福利、醫保和司法處理等方面,一個“問題青年”如果得不到改變將會讓社會承擔比教育一個“問題青年”高20多倍的經濟代價,更不用提社會代價了。

出于上述原因,現任保守黨相關官員,以及一些社會群體(包括許多家長在內)都對自由學校抱有非常高的期望。仿佛對于現在整體成績不斷下滑的英國基礎教育而言,自由學校就是“萬金油”,是一片哪里需要補哪里的“萬能補丁”。也正因此,保守派重要政策研究中心CPS上個月發布了題為《為自由學校而戰》的研究報告,呼吁政府重新加大對自由學校的支持力度(在過去的近10年間,政府對自由學校的每個學生的資金投入平均減少了10%),并且應批準更多自由學校“應需而立”。

(每年新增的自由學校數量自2013年后一直上下,且并沒有呈現穩定增長趨勢。)

(每年的自由學校申請數與批準數對比)

以上兩表格來源:英國教育部

然而,自由學校面臨著多方面的阻力。有批評認為,自由學校的教師往往是年輕老師,缺乏經驗和長遠的教學規劃,也由于缺乏前輩的指導更容易犯錯或走彎路。《泰晤士報》前幾年的統計數字顯示,有幾乎四分之三的自由學校沒有一名超過50歲的教職員工。過于年輕的教職團隊招致了不少對自由學校能否長期經營的質疑。在英國,自由學校本身也很年輕,保守黨政府正式在英國推行自由學校至今也不過10年,而工黨以及Local Government Association也明確更傾向于通過地方政府部門建立更多的新學校甚至直接指導自由學校擴大招生。9月保守黨政府教育部門的一系列發言動作都表明,自由學校發展計劃依然是保守黨應對基礎教育系統內外種種問題的重要一環,但這一年輕的學校種類是否真的就是一塊“萬能補丁”、以及這塊“補丁”能堅持多久,還需要更長久的時間和實踐去證明。



作者:劉夢軒


中心新聞
欢乐生肖开奖网址